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6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6、

悬在半空中的画面突然荡起涟漪,场景转换,在金灿灿的田地里,小男孩牵着男人的手蹦蹦哒哒地向前跑着,在一撮稻草堆前面停下,小男孩灵活地钻进去,半晌,怀里抱着一样东西跑了出来。

那是一块漆黑如墨的圆形玻璃,光滑得犹如一面镜子。

“这个是我发现的!”

将镜子举到男人面前,小男孩眉开眼笑地说:“本来叔叔他们要砸碎它,可是我觉得太可惜了就给要来了,然后啊……它居然会说话耶!”

男人就像听笑话似的眼眉和嘴角都弯成了月牙形,任由年幼的孩子在那里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馆长大人不要不信嘛,是真的,它真的会说话!它说我救了它,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帮我实现哦!”

踮起脚尖把镜子递给男人,小男孩眨着一对充满期待的大眼睛。

男人接过镜子,原本只是敷衍地看了镜面一眼,然而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注视镜面的眼神越来越认真。突然,双眼霍然瞪大,他像见鬼了似的发出一声惊叫。

观看影像的麻斗等人不知道男人究竟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但从男人的表情他们猜得出那一定是既令他恐惧又令他惊喜的东西。

“好……漂亮……”

听到男人的自言自语,小男孩一知半解地歪歪头。

“什么东西好漂亮?”

苍老的手缓慢且小心翼翼地旋转镜子的角度对准小男孩,男人如痴如醉地嘀咕:“小苍、小苍你……好漂亮。”

“我?”

小男孩费解地眨眨眼,犹豫地将脸贴近镜子,下一秒,轻巧的身体猛然向后蹦了一下。

“哇!这里面怎么会有我?”

“是啊,这真是面神奇的镜子!”

男人突然伸出左手抓住了小男孩的手臂,他的双眼兴奋地向外突起,先前的疲态一扫而空。

“小苍!告诉我,要怎么向这面镜子许愿?”

“嗯?这个啊……”

小男孩努起小嘴,露出一副绞尽脑汁的表情。

“我也没试过欸……”

说着,他向上举起小手向男人索要镜子。

男人显而易见的迟疑映在麻斗等人眼中,看来那个时候的九十九京介就已经想将镜子据为己有了。

“馆长大人?”

稚嫩的嗓音响起,白白净净的小手晃了又晃。男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将镜子归还给原本的主人。

双手拿着镜子小男孩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问:“馆长大人之前说的很想做的事是什么?”

蹲下身,男人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小男孩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见底的眸子仿佛一泓清泉涤荡了他浑浊不堪的灵魂。

“我、我想要人偶!想要制作出像小苍一样美丽的人偶!”

“欸?”

小男孩愣了一下,自言自语:“像我一样美丽的人偶?”

低头注视泛着银河光芒的黑色镜子,他像对准话筒那样凑近镜面,小声试探性地说了一句:“镜子先生,请做一个像我一样美丽的人偶。”

话音随着轻轻卷起的风消失在空气中,什么都没有发生,金灿灿的田地平静如常。

男人脸上立刻浮现出大失所望的神色,扶着额头长吁短叹。那样子像是在说:自己居然像个傻瓜似的相信小孩子的鬼话!

看出男人的不耐烦,小男孩急了。

“我再试一次!再试一次!这次一定可以的!”

用力将镜子紧紧抱在胸口,他紧闭双目张大嘴深吸一口气。

“请做一个像我一样美丽的人偶!!”

尖利的喊声回荡在一望无际的田地里,伴随着农作物的沙沙作响。突然,狂风大作,遮天蔽日,白昼一下子暗如黑夜。万丈光芒从小男孩的胸口处迸射而出,青黑色的光浓雾一般飞旋而起刹那间包裹住小男孩瘦小的身体,犹如肆虐的龙卷风在天地之间形成一根高耸入云的擎天柱。

视野一下子被黑暗填满,站在旁边的男人目瞪口呆,惊讶于在短短几秒钟内发生的巨变。

直到弥漫天地的漆黑风暴完全散开,天空再次回归湛蓝,男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这是……”

眼瞳颤抖起来,不由自主伸出去的手摸上了白如凝脂的肌肤,冷冰冰的触感仿佛冻伤了指尖。站在他面前的已经不再是最初的小男孩,而是一尊人偶,雪一样白的皮肤,血一样红的嘴唇,乌木窗子一样黑的头发……明明是死物却让人发自肺腑地肯定它比活人更加灵动。

“我……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实现了!我的梦想实现了!!”

仰天长啸,男人红光满面,大张开的双臂不受控制地将一动不动的瘦小身体紧紧圈在臂弯中。两行热泪翻滚而出,洒下一地滚烫的欣喜。

“真是太神奇了!这真是太神奇了!小苍,我爱你!我爱你!你帮我实现了梦想!”

疯狂地述说着对人偶的爱意,大概是因为太过激动,男人一直抱着人偶不放,根本没机会看到后方人偶的表情。

而麻斗他们却看到了。

在那张理应和机器一样僵硬的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泛起了泪光,线条优美的红唇微微上翘,露出一抹无与伦比的幸福微笑。这是喜极而泣,和此时此刻躺在九十九京介怀中的人偶神色一模一样。

“真是太好了呐,馆长大人……”

耳畔掠过轻柔的低语,伫立在影像前的麻斗左胸疼了一下。

这个孩子是自愿成为人偶的,为了成全资助自己的馆长的梦想而选择了自我牺牲。

可是,九十九京介的梦想却并没有因为害死一条无辜的生命而止步,反而变本加厉,将孤儿院里的其他孤儿当成素材,明明当初的梦想是做一个像小苍一样美丽的人偶,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梦想却成为了诅咒,牢牢捆绑住九十九的灵魂。

梦想……在实现的同时遭到了破坏。

小苍在帮九十九圆梦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今时今日的九十九会费尽心思想要做出超越他的新人偶吧?

麻斗在心中暗自叹气。

人类的自私自利与贪得无厌他见识过太多太多,而它们正是酿造每一次悲剧的种子。

为什么人类总能无所谓地伤害他人?为什么人类总是这么愚蠢?

身体中的血液渐渐沸腾起来,愤怒来的毫无征兆,麻斗也搞不懂自己究竟怎么了,比起悲哀,反而是对人类的厌恶感沿着每一条经络爬满全身。

“人类是垃圾!是最不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物!”

铿锵有力的怒吼刺穿了太阳穴,麻斗突然头痛欲裂,眼前天旋地转,熟悉又陌生的画面接踵而至,扰乱了紫瞳中唯一的光点……

“你为什么总这么偏激,鬼王!”

黑发齐腰的男人一掌拍碎了玉石雕琢的几案。

“偏激?哼!是你太心软,阎魔王!”

眼窝里镶嵌着一对紫电之瞳的男人目光如炬,头顶上三个锋利的角耀武扬威,犹如一顶王冠。

“鬼王,人类和你不一样,他们不是神,是会犯错的生物!你作为冥府的统治者,应该懂得宽恕。”

“宽恕?”

紫电之瞳闪烁着残忍的光芒,男人轻轻扬手,几缕飘荡在冥府的灵魂战战兢兢地聚拢而来。

“神不会宽恕人类,只会制裁他们!”

啪!

冰蓝色的灵魂被五根坚硬的手指攥得粉碎,四散的碎片刺痛了黑发男人的眼眸。

“……你真是个暴君!”

黑发男人的声音微微发抖,透着绝望的沙哑。

“哼!愚蠢的生物正需要暴君的统治不是么!”

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居高临下的男人只顾着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没察觉到身旁的黑发男人眼底凶狠的冷光……

硝烟四起,黑云滚滚,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伤害了嗅觉。

被锋利的金光切成碎片的身体拖着粘稠的鲜血痛苦地在地上爬行着,费了很大力气才恢复人形。周围电闪雷鸣,脚下不停转动的法阵封住了体内跃跃欲试的力量。紫电之瞳布满狰狞血丝,愤恨地盯着不远处器宇轩昂的长发男人,犹如血盆大口恨不得咬断男人的脖颈。

“鬼王……是你输了!”

“输?输!”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输?!他是冥府的统治者,是万人之上的王!

“咿啊啊啊啊啊啊!”

咆哮声响彻云霄,男人双臂大张,使劲浑身解数挣脱法阵的桎梏,眼看着向前移动的脚即将走出雷电交加的结界,突然咔嚓一声!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笔直劈向男人头顶。

惨烈尖叫振聋发聩,与强烈的气流一起刮过耳际。长发男人默默将脸别到一边,点缀着坚硬睫毛的眼睛倏然闭起。

鲜血从数不尽的伤口处汩汩流下,将大地染成一片瑰丽的血红。男人大口大口喘着气,喘气的同时还有腥甜的鲜血不断从喉咙里涌出来。

“叛徒……你这个叛徒……叛徒!!”

撕心裂肺的呼喊,犹如一根针挑开长发男人重得不愿抬起的眼睑,在那对明亮眸子深处荡漾着冷冽的波光。

“最后一击了,鬼王!”

张开的唇吐出淡漠的话语,与此同时,男人脚下的法阵突然腾起金色烈焰,犹如一条条张牙舞爪的巨龙轮番撕咬那具千疮百孔的身体。男人毫无招架之力,像一个沙包在巨龙的折腾下来回摇晃。

胜负已经尘埃落定,就在长发男人准备收回力量之时,突然,从倒地不起的男人身体中涌出水波状漆黑的东西,那东西好似一只巨大的气球迅速膨胀,眨眼间脱离肉体。

血红圆月唰地一下被黑雾遮住,天空顿时丧失了光明。

“糟糕!”

意识到大事不妙,长发男人挥动手臂,法阵里的金色巨龙齐刷刷地直冲云霄。然而,它们却在即将触碰到高悬的黑色球状物体时一下子灰飞烟灭。

“阎魔王!这次是我大意了,冥府的王座暂时让给你……不过你要记住……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一定!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无论经过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

张扬的男中音回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下,黑球消失的同时,最后的余音也跟着戛然而止。半晌,拧劲的狂风渐渐安分下来,红月当空,满地鲜血被映得更加绚烂夺目。

仰头望着萧瑟冷清的夜空,长发男人眉间紧蹙,双手用力握拳。

“人间界吗……鬼王,你以为你逃得掉?”

……

“麻斗!麻斗!”

指尖触电,邑辉猛地缩回手,泛着金属光泽的银瞳心急如焚地看着在黑雾笼罩中失去意识的麻斗。麻斗仍旧维持着站立的姿势,黯淡无光的紫瞳预示着他现在只剩一具空壳,灵魂不知所踪。

周围烟熏火燎,火光冲天,无暇顾及上空陷入暴走的朱雀,邑辉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唤醒麻斗。

就在麻斗失去意识的同时,朱雀突然失控,刹那间,眼前变成了一片火海。即便巽是影使,再加上密和织也,也无法驾驭式神所向披靡的力量。

“不行!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展开影子阻挡发疯一般四处喷火的朱雀,巽扭头朝邑辉喊道。

“带上麻斗!快!”

话音刚落,轰隆一声,一块巨石轰然落下堵住了来时的路。

“呀咧呀咧,真是祸不单行!”

一只手抓着紧紧抱住人偶发呆的九十九京介,另一只手撩起黑色的长发,织也无奈地扯动嘴角。

“走上面!”

一声令下唤出应龙,邑辉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住麻斗纵身一跃跳上龙背。

“这里是钟楼,上面就能出去。”

指挥应龙飞到织也身边,邑辉淡定地伸出手。

织也没有立刻抓住好友的手,而是瞥了旁边的九十九和人偶一眼。

“这两个家伙怎么办?”

“你难道指望我救一个愚蠢的人类和人偶?”

“那个啊……不管怎么说,把他们丢下不太好吧?而且这人偶身上不是有八咫镜吗?”

银瞳中闪过一丝犹豫,邑辉转身看向正不遗余力地同朱雀周旋的巽和密,看他们手忙脚乱的样子不像有功夫照顾这个人类和人偶。

“真是的,下不为例!”

将麻斗的身体稳稳放在龙背上,他利落地跳下去和织也一起将九十九京介和人偶拉了上来。

原本他只想拿八咫镜,毕竟救人不是他的风格,但一想到救了九十九和那个人偶麻斗会高兴,心中的天平就果断向救人那边倾斜了过去。

背上承载了四个成年男人和一个人偶的体重,应龙发出一声埋怨的吼叫。

“巽,小鬼!快到上面来!”

啪啪连发两枪,密和巽对视一眼一齐使用死神之力腾空而起。

咆哮中的朱雀并没有在意逃掉的敌人而是一味地扑腾翅膀,将无数火球投射到地面和墙壁上。躺倒在地的人偶们早已被烧成了断臂残肢,曾经的美丽荡然无存。

眨眼间,钟楼熯天炽地。

巨大的金色羽翼有节奏地扇动,眼看着应龙即将飞到悬着铜钟的钟楼顶部。

站在龙背上的邑辉高举右手,银发掀起,右眼顿时红光乍现。一道猩红光柱自掌心射出,只听咔嚓一声,头顶的铜钟被击碎。

纷繁碎片落入视野里,突然,一道蓝光在其中闪过,邑辉猛然转身,然而伸出的手却来不及够到早已飞到半空中的轻盈身躯——

那是被称为“白雪公主”的人偶小苍。

小苍的胸口笔直地插着一支冰蓝色的箭,箭从尾羽开始逐渐融化成冰蓝的光点,汇聚到胸口处。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异变,水汪汪的大眼睛率先失去光泽,原本光滑如玉的肌肤出现了一块块令人作呕的尸斑,腹部逐渐化成粘稠的黄绿色脓水,鲜红的肉一块块从白骨上剥落下来……

短短几秒内,惊为天人的人偶变成了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

仰首望去,在钟楼楼顶处,邑辉看到了那个险些被他忽略掉的人——佐野。

此时的佐野面无表情,维持着拉弓射箭的姿势。

“小苍!小苍!”

亲眼目睹最爱的小苍变成尸体,受到严重刺激的九十九京介顿时泪腺崩坏,佝偻的身体痛苦地在龙背上爬行着。

旁边的织也皱着眉,不禁对这个男人动了恻隐之心。

一个人对某样事物执着到了如此程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伟大吧?

正在思考之际,视线之中的九十九突然一纵身从龙背上跳了下去。

“喂!”

尾音消失的同时,九十九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

踉跄着跑到龙背边缘向下看,织也看到了失重的九十九紧紧抱住悬在空中半边身体已经变成骷髅的小苍,两人一同跌进了下方熊熊燃烧的烈火中。

“……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

扶额叹气,还在感伤的他突然听到一声再熟悉不过的男中音。

“最后的神器到手了!”

邑辉等人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视野中出现了那个梳着一头棕色短发,一张娃娃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的青年。这个青年就像瘟神,每每出现,事情势必朝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下去。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