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8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8、

“鬼……王……?”

右眼眶火烧火燎,仿佛有一根蜡烛将滚烫的泪滴进空荡荡的眼眶,视神经在一瞬间麻痹!

邑辉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被释放了。

野兽嘶鸣,恐惧一口口啃食灵魂,和先前类似的感觉更加鲜明,他知道潜伏在右眼眶中的不祥之物受到了召唤,一直安分守已的它们开始不顾一切地攻击赖以生存的宿主——这个名叫邑辉一贵的人类的躯体。

“你对我……做了什么!”

力量在一点点抽离身体,邑辉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那只微微眯起的银瞳以复杂的目光瞪着不可一世的“麻斗”。

“我什么都没做,是你大限已到……原本你的力量就是因为我才到手的,现在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麻斗”慢悠悠地走向邑辉,与此同时,博士和千秋一下子闪到他身边,扑通一声单膝跪地。

“恭迎吾王!”

整齐划一的声音惊动了不流淌的风。两人异口同声,在“麻斗”的面前毕恭毕敬地行跪拜礼。

双唇勾起一道危险而充满魅力的笑容,“麻斗”向下睥睨,一语未发。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麻斗去哪了?”

质问声焦急地擦过耳膜,他抬起眼帘看对面神情痛苦的邑辉。

即便自己危在旦夕还是第一时间关心心爱的人,人类的愚蠢真是亘古不变!

冷酷的嘲讽反应在脸上,“麻斗”悠然自得地开口。

“我说过了,我是鬼王……至于都筑麻斗,从一开始那家伙就是不该存在的。”

“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我才是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

紫电之瞳中渐渐升起浑浊的雾气,“麻斗”仰首望了望暗无天日的穹窿。

“七月十三日——盂兰盆节,极阴之日,也是吸收了负面力量的三神器神力达到顶峰之日。我等这一天真是等了太久太久了……”

睥睨的目光扫到站在旁边严阵以待的巽、密、俱生神以及织也,这几个人都是和都筑麻斗还有邑辉一贵关系匪浅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朋友。

饥肠辘辘的胃拧劲地抽搐着,复活后的他还没有进食,他饿!他需要食物!

眼前这几个人无疑是一顿美餐,他很好奇那个悲天悯人的都筑麻斗知道自己亲手杀掉好友后会作何感想?

绝望?崩溃?深深的自责?

无论是哪种,都是足以摧毁那个人类的致命情感。

一想到被三神器封印的另一个“自己”即将彻底消失,他浑身上下顿时沐浴在一片愉悦的汪洋中。

虽然嘴上对邑辉说麻斗是不存在的,但他心知肚明,想要这个从他手中强占身体主导权达上百年的人类真正化为乌有,光靠三神器的封印远远不够。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是鬼王,而都筑麻斗不过是个渺小如蝼蚁的人类。

人类,在他眼中从来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最讨厌人类!”

视线停留在邑辉身上,“麻斗”有条不紊地说道。

“一千七百年前,冥府的阎魔厅当时叫做鬼厅,由恶意的集合体——鬼王,也就是我统治。”

“什么?”

闻言,巽和密大惊失色,一时间面面相觑。

“你们会惊讶也是自然,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问问当时还是死神的博士。”

居高临下地俯视仍然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博士和千秋,“麻斗”轻轻一挥手。

“博士,替我解释给那些死神听。”

博士惟命是从,和千秋一齐站起身,面向巽等人。

“鬼王大人说的没错,那时,冥府的统治者是鬼王大人,阎魔王不过是鬼王大人的一个手下,鬼王大人非常信赖他,可是那家伙却叛变了……”

听到叛变两个字,“麻斗”弯刀似的剑眉狠狠蹙起,同样揪紧的还有左胸里的心脏。阎魔王的影子应景地在眼前一闪而过,点燃了紫瞳深处的复仇之火。

“是啊……阎魔王他……想杀我!”

滚滚热浪在胸腔里此起彼伏,回想起自己最钟爱的部下却在背地里捅了自己一刀,“麻斗”的脸色不由得冷若冰霜。

“他利用我对他的信任设下圈套引我上钩,完全没怀疑他的我险些被他杀掉……不过……老天有眼,我活了下来!”

脸上一下子被狰狞的面目覆盖,他突然仰天大笑,像个疯子,病态的笑声将浓重的天幕戳了一个窟窿。

半晌,笑够了的他又恢复冷傲的神情,鄙视地看着巽和密。

“你们的阎魔王就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家伙,你们真的认为他值得你们为他卖命?”

嘹亮的男中音像巨人的大手将巽和密心底对阎魔王的敬畏连根拔起。

汗毛倒竖,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产生了被洪水猛兽吞噬的错觉。眼前的“麻斗”挂着一脸邪魅的微笑,这笑容和邑辉以前杀人时的表情十分神似。难以置信总像只宠物狗一样四处撒娇的麻斗会露出邪恶到令人不敢直视的笑容。

“我的元神逃到了人间,冥府也被阎魔王这个叛徒控制住了……在人间飘荡了很久的灵魂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肉体,那肉体尚在一个女人的腹中……”

一边说“麻斗”一边用宽阔的掌心按住自己的心口窝。

“都筑麻斗——那个女人生下来的孩子。按理说,我的元神进驻人类的肉体会取代其中原本的灵魂,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我的意识无法操纵身体,反而是人类的灵魂凌驾于我之上,成为了‘都筑麻斗’。”

尾音随着刺骨的冷风刮进邑辉的耳朵里,强忍着痛,他全神贯注地聆听“麻斗”的自白。

假设鬼王说的话是事实,那么麻斗会拥有不老不死的力量也就解释的通了。可是,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鬼王说他的力量是因他而到手的?

心中的疑问破茧而出,在感受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刻,想弄清自己究竟是什么的愿望更加迫在眉睫。

“呵呵……”

突然,“麻斗”的喉咙上下动了动,发出一声低沉性感的笑声。

“邑辉一贵,你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吧?你的心声已经迫不及待地传到我耳朵里了呢!”

心脏像被鞭子抽了一下,邑辉愤恨地咬着嘴唇不置一词。

鬼王嘲讽的语气令他感到十分不快,然而看着拥有麻斗身体的敌人,他那颗逐渐发狠的心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心软是致命伤,这个道理在他父母双双被害死的那刻起就深深地刻入他的骨髓。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说到底他只是个人类,即便是残次品也依然是有血有肉,受七情六欲支配的人类。他无法厌恶眼前盛气凌人的鬼王,因为那里留守着麻斗的灵魂。

“呵……你纠结的表情还真是值得一看!”

漫不经心地调侃了一句,“麻斗”调转视线看向空无一物的前方,仿佛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隐藏着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

“你的事比起我,还是请另一个人来解释更合适,他对你可是了如指掌呢……我说的对吧?来自异空间的恶魔先生!”

唰!

尾音刚落,不远处的那片黑暗突然亮起一道竖向的紫青色光芒,一个出乎意料的身影从裂开的缝隙中走了出来。

和初见时一样,他穿着一身白得好似瓷器的西装,幽灵一般在黑暗中飘忽而来。

“松井……”

金属色的眼瞳倏地放大了一圈,微颤的唇半张开,却没能吐出只言片语。

松井的出现,令备受煎熬的邑辉短暂地忘却了右眼眶中火辣辣的疼痛。

一股不可思议的味道混在风中,像薄荷,为流动的空气平添了几许凉意。周围的气压更低了,低的人不得不张大嘴呼吸,犹如缺氧的鱼。

松井目不斜视地向邑辉走来,身体好似变化莫测的极光由松井的模样变成了邑辉父亲的模样,最终定格成一名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想来想去还是以真实面目示人比较好,不然对鬼王大人可是大不敬。”

站在距离鬼王和邑辉都只有三步远的位置上,美少年微微欠身。

“我叫梅菲斯特……是恶魔。”

哼笑一声,“麻斗”扬手掀起稍微遮挡紫瞳的刘海。

“如果不是我叫你,恶魔先生是不是打算一直藏在暗处看热闹?”

遭到质问,名叫梅菲斯特的恶魔耸耸肩,不够饱满但形状很耐看的双唇漾起笑意。

“冷眼旁观可是恶魔的本分。”

“哦?那给这个容器提供线索,还偷偷指引他去找三神器也是恶魔的本分喽?”

被充满敌意的嗓音扎得浑身发疼,梅菲斯特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深邃的眼底扬起一阵擦不净的阴霾。

“没想到鬼王大人这么记仇啊!”

身为存在于异空间中的恶魔,冥府与人间界的纠葛本是事不关己,只不过长时间的百无聊赖使梅菲斯特产生了到人间晃悠一圈的想法,这个遍布愚蠢生物的世界里总有数不尽的悲欢离合,而这些对恶魔来说正是最棒的消遣。

结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化身为了一个当医生的人类,当时那位医生因为过度纵欲濒临死亡,他正好趁机潜入那副躯体中,凑巧的是,这位医生的父亲便是刚刚遇到都筑麻斗的邑辉雪贵博士。

本打算置身事外的他一下子变成了局内人。

“恶魔先生,由你来给这个容器解释一下他的身世吧!”

看似询问实则命令的口气听得梅菲斯特非常不爽,再加上他明明自报家门了可对方还是一口一个“恶魔先生”,明显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原本属于脾气好的类型,但鬼王颐指气使的架子他着实受不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之前时而犯迷糊时而又很能干的都筑麻斗明显更对他脾气。

还是自己儿子有选男人的眼光……

莫名地产生了这样的感慨,他朝脸色惨白的邑辉送去了一缕赞许的目光。

浑身泛起一阵恶寒,被梅菲斯特以过于火热的眼神盯着,邑辉露出困惑不已的表情。

他不记得自己说过或做过什么会令“松井”产生误解的事,为什么有种好像惹到烂桃花的错觉?

邑辉根本不知道,产生误解的那个人其实是他自己。

与此同时,梅菲斯特搔了搔短碎的额发,朝“麻斗”摊摊手。

“本来这事跟我没关系,我真的不想趟这趟浑水的……”

“可是这个容器的确是以你的基因为样本制作出来的,这点你无法否认不是么!”

不想给恶魔推脱的借口“麻斗”字正腔圆地说道。

这个男人看似中立实际上却站在了人类那边,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恶魔要处心积虑地帮助人类,但在他已经完全复活的此时此刻,别说一个恶魔,就算十个恶魔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气氛再次陷入僵局,半晌,在一声叹息的催化下柔和了下来。

转过身,看着被右眼眶中呼之欲出的力量折磨得面容扭曲的邑辉,梅菲斯特心中五味杂陈。

其实,他并不想告诉邑辉过去发生了什么,那些算不上愉快的回忆只会为不完整的灵魂徒增伤痕而已。

邑辉虽然不软弱,但心灵却没有外表看上去那般强大。从邑辉开始追寻都筑麻斗的那时起,他就一直默默地关注着这个险些被博士、被藤堂千秋、被冥府甚至被他自己放逐在外的人类。

毋庸置疑,这个人类有缺陷,致命的缺陷。

不够完美的容器,不够完整的人类,两边都没有邑辉的容身之处。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在恶魔的领域中十分罕见的情绪——同情。

他同情邑辉一贵,这个因人类的贪婪和死神的阴谋而诞生的生命。

说起来,邑辉对于人命的漠视和无动于衷根本就是他们一手造成的。始作俑者是邑辉的爷爷雪贵博士,这个疯狂的男人妄图挑战神的领域,而博士和藤堂千秋则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时,百年不遇的素材都筑麻斗跳楼自杀而亡,给雪贵博士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然而这个对禁忌医学抱有异常执着的男人居然异想天开打算自己创造一具不老不死的肉体出来,而这个想法被四处打探鬼王消息的博士和藤堂千秋成功地利用了。

博士他们很早就发现了都筑麻斗便是鬼王的事实,但同时他们也意识到鬼王的灵魂遭到了人类灵魂的牵制。明明是恶的集合体,现在却变成了善良过头的老好人,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几次三番试探都筑麻斗,博士注意到鬼王的力量已经渗透进了都筑麻斗的身体里,致使这个人类的身体无论自残到什么程度,伤口都会自动愈合,并且在危急关头它会开启自保模式——即便将周围的一切毁于一旦也要保护自己。

这毫无疑问是鬼王的力量!

确定了这一点,藤堂千秋在都筑麻斗18岁那年使用蛊惑人心的能力操纵了一群小孩子,让他们恶语中伤这个因特殊能力而倍感自卑的人类少年,并且刺伤了那只迷人的紫瞳。博士和千秋坚信,那对异于常人的紫电之瞳与鬼王的灵魂是相连的。

不出所料,都筑麻斗在无意识的状态下释放了鬼王的力量,将虐待他的18名孩子和赶来找他的姐姐全部杀死。

然而,也只是这样而已,鬼王的灵魂还是没有夺回肉体的操控权。

于是,博士和藤堂千秋想出了一个新方法——将鬼王的灵魂从都筑麻斗的身体中拯救出来,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容器,而雪贵博士丧心病狂的实验正巧为这个新方法提供了便利。

 


评论
热度 ( 9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