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9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9、

摇着头轻轻叹气,梅菲斯特扬起手弹了一下中指,将一个青黑色光点弹进了邑辉的眉心。

“讲给你听太麻烦,你自己看吧!”

唰!

视野被一片迷茫的白色取代,邑辉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在一条时空隧道中穿梭了很久,最终狠狠跌了下去。

白雾散去,黑夜降临。

一座和死人脸色不相上下的灰白色研究所孤独地伫立在雷雨交加的夜晚里。

邑辉雪贵博士穿着熨烫整齐的白大褂,将一个血淋淋的畸形婴儿抱出培养皿,红黑色的鲜血把雪白的医用手套染得肮脏不堪。

空气中漂浮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还有各种药品刺鼻的味道,像一锅炖失败了的汤,闻起来就叫人反胃。

“还是不行啊……”

苍老的声音回荡在缄默不语的空间里,带着些许自作自受的凄惨。

“连最基本的人形肉体都制作不出来么?”

在一旁悠然品着香茗的博士低声问道。

袅袅升起的茶香和腥甜的鲜血味道搅在一起,令身临其境的邑辉胃里一阵不适。

“没办法……既然如此,只好试试看你们两人的基因了。”

雪贵博士用那对饱含期待的眼睛看向正在摇晃试管的男人,和旁边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男人的女人。

这两人是邑辉的血亲。

再次见到早已亡故的父母邑辉百感交集。一直不认为自己对双亲抱以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此时此刻胸腔里莫名的鼓动告诉他,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薄情。

“父亲,我的基因恐怕会和其他恶魔产生排斥反应。”

“哦呀,您这么称呼我我可真是受不起……”

雪贵博士一边说一边往畸形婴儿的身上滴了一滴深紫色的液体,婴儿不成形的皮肤开始融化,不多时就化为了一滩粘稠的血水。

邑辉的父亲挑了一下眉峰,随后露出一脸微笑。

“没什么,只要在人间界一天,我就是您的儿子。”

“老公……”

邑辉的母亲一把抱住邑辉父亲的手臂将被瀑布般的银发遮挡的脸颊贴了上去,那张白得十分病态的脸镌刻着幸福的缩影。

原来爷爷和这个女人早就知道父亲是恶魔……一般人家能够接受自己的儿子根本不是人类么?

邑辉苦笑。

自己不愧是雪贵博士的孙子,完美地继承了对禁忌医学的疯狂执念。

“先前只召唤了这本恶魔图鉴里的一两只恶魔,结果就成了这副惨状……”

博士扬起手指了指发出白烟的血水。在他旁边有一张锈迹斑斑的桌子,桌角上摆放着一本穿线装订的书页早已发黄的旧书。邑辉认得这本书,他在他母亲遗物中那个打不开的箱子里找到的就是这本书。

“没关系!这次我要把这个孩子放进她的肚子里。”

雪贵博士口中的“她”指的是正忘情地黏在恶魔身边的银发美女,也就是邑辉的母亲。

“用女人的肚子生出来的孩子,一定比先前的那几个成功率要大!”

“可是,怀上带有恶魔基因的孩子可是件辛苦的事,你真的舍得?”

“当然!”

眼珠瞪得溜圆,雪贵博士狰狞的表情实在不像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应该有的。

“只要能做出和那个都筑麻斗一样不老不死的肉体,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坚定不移且愚蠢至极的决心换来了博士的会心一笑。

“那,这位美人的意见……”

“不用问她!既然嫁进了邑辉家的门,就得服从我!”

斩钉截铁的声音,像一根铁棒击中了邑辉心头的肉。

所以那个女人是迫于爷爷的命令才生下自己的吗?

一丝落寞的寒冷沿着骨缝侵入身体,邑辉想,大概是窗外的雷雨下大了吧!

“说起来,这次你打算放多少恶魔进去?”

放下手头的实验,邑辉的父亲来到博士身边询问。

“恶魔先生有什么好提议?”

“我觉得……”

“干脆都放进去好了!”

与清澈的男声一同响起的是别扭的开门声,手里拿着一把黑雨伞的藤堂千秋出现在门口。

“一个一个实验多麻烦啊,全部放进去看看哪些恶魔能融合不是挺好的嘛?”

“可是,人类的肉体能承受住那么强大的力量吗?”

对于这样乱来的建议邑辉的父亲无法苟同。

“人类跟我们有什么关……”

“千秋!”

坚冰一般的声线切断了未完待续的话语。藤堂千秋吐吐舌头表示自己有在反省,俏皮的表现终于博得了博士的莞尔。

“其实千秋说的方法可以一试,毕竟我们要创造的并不是人类,而是不老不死的‘都筑麻斗’。”

“……”

双唇犹豫地张了张,邑辉的父亲扫视了一圈房间中的合谋者——一个执拗的老医生,一个神经质的女人,还有两个根本不是活人的家伙。

这里面没有一个正常人,全部都是疯子!

恶魔的心声飘进了邑辉的耳朵里,邑辉和梅菲斯特有同感,但谁又能肯定,自己没为任何事物疯狂过?

最终,邑辉的父亲还是默认了这个惨无人道的方法,五人达成一致意见。

于是,实验开始!

看到这里,邑辉如梦初醒,原来他真的只是作为“都筑麻斗”的替代品诞生的。

虽然不是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当猜测成为真相时,他还是有种被无情的命运玩弄了的感觉。

在那间孕育罪恶结晶的研究所里,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爷爷深爱着禁忌医学,自己的母亲深爱着父亲,而自己的父亲只是在冷眼旁观人类的笑话,还有两个一心打着自己小算盘的冥府使者。

他的亲人果然没有一个人在爱他。

不被人类所爱的人,又怎么可能去爱人类。

不想再用可笑的身世折磨自己,邑辉强行将梅菲斯特注入的力量打散。

 “喂喂,不管怎么说我也费了很大力气啊,你好歹看完嘛!”

梅菲斯特扁扁嘴,看向邑辉的眼神夹杂了一丝埋怨。

“没什么可看的了,我是谁……我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当梅菲斯特的力量撤离时,邑辉空洞的右眼再度发作,滚烫的热度仿佛要融化掉他右边的半张脸,这股痛和心中的痛无形地叠加在了一起。

 “嘛……虽然现在的你并不完全,不过,比起那些已经被你爷爷销毁掉的试验品,你好歹活了下来。”

梅菲斯特一边说一边靠近邑辉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要知道,刚出生的你可是什么力量都没有,你爷爷好残忍的,一上来就割破了你的手臂,那时你可还是个圆滚滚的小婴儿啊!结果伤口没有自动痊愈,他快气疯了,就想把你作为下次实验的材料和引子,不过你妈妈死活不同意……虽然那女人对于你来说可能并不是合格的母亲,但你还是该感谢她,是她救了你的命。”

一股微妙的电流刺激了灵魂一下,捂着右侧脸颊的邑辉对梅菲斯特的话不置可否。

那个女人会拼死留下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是她和心爱男人的孩子。她只不过是想得到这个恶魔的爱罢了。

结果,自始至终自己都是个多余的东西。

“哼,就算你不是残次品,最终也会成为我的容器!”

沉默许久的“麻斗”突然用令他心动的嗓音说着令他心寒的话语。邑辉扬起布满汗珠的脸,望着这个用万恶的根源来形容一点不过分的男人。

“其实……你哥哥也是雪贵博士的实验品之一,博士和藤堂千秋当时都对他寄予厚望,因为他很邪恶,这点同鬼王大人如出一辙。”

明明被梅菲斯特说成是邪恶的,“麻斗”脸上的笑容却绽放得更加绚烂。

“他不仅轻易地杀掉了你妈妈,还杀死了我,当然死掉的那个只是人类的肉体而已。然而,这样的他却在想杀你的时候被杀死了,真是叫我们大跌眼镜……从那以后,你开始发生异变。别看我‘死’了,我可是一直很关注你哦,我知道你的右眼是被你自己戳伤的。”

心脏剧烈跳了一下,邑辉瞥了梅菲斯特一眼,金属色的眼瞳深处一点点陷入泥潭。

记忆迅速倒带,将他拉回到只剩一片黑白的童年。

扭曲的天空中飘着扭曲的云,扭曲的常青藤爬满扭曲的西洋豪宅,宅邸前面铺着一条扭曲的路,路上站着一位扭曲的管家,连笑容都变成了扭曲的鬼脸。

自从哥哥死后,邑辉眼中的世界就变成了扭曲的废墟。

这是诅咒……

那时的他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

生活一下子变成了恶梦,他不是没去看过医生,还特意去询问了眼科和精神科方面的专家,结果都无疾而终。

于是,他做出了选择——戳瞎自己的右眼!

在还没戳瞎左眼时,他猛然发现,沾满鲜血的手术刀不再是扭曲的凶器。

视野恢复正常了!

然而,他自以为恶梦终于醒来,殊不知自己已经掉进了另一个恶梦里。

右眼换成义眼后,他开始莫名其妙地对人类产生敌意甚至杀意,而在成功杀掉第一个同类时他非但没有感到震惊和忏悔,反而陶醉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中——

一个名为邑辉一贵的杀人鬼,就此诞生!

疲惫的灵魂从追忆的洗礼中回到现实,邑辉感到右眼眶中蠢蠢欲动的力量已经濒临失控。

“嘛……你身体里的恶魔们也真是奇怪,跟癌症的潜伏期似的,和你共存了那么久才展现力量,而且还在你右眼里安了家。”

梅菲斯特漫不经心地说着,脸上的笑意由轻松渐变成一种带着悲哀的严肃。

“不过……也差不多到时候了啊!”

余音淡入空气的同时,从邑辉的右眼眶里突然迸射出万丈红光,光芒撕开了天幕下至今为此的和平伪装,将邪恶的烙印打在了上面。

红光越来越亮,宛如堕天使展开的六片羽翼,刺破浓稠的穹窿。

眨眼间,羽翼彼此衔接,形成了一张圆形的大网,又像一张布满牙齿的血盆大口,一口将邑辉吞了进去。

“邑辉!”

织也大喊。激动的双眸仅捕捉到了最后一刻,好友脸上的错愕与不甘。

“你对邑辉做了什么!”

扭头质问梅菲斯特,却只换来了对方愁眉苦脸的摇头。

“你问错人了,壬生织也先生。”

熟悉的声线吸引了织也的注意力,他转头,愤怒的眼睛像要把不远处的“麻斗”瞪穿。

“邑辉一贵的右眼眶里有当年制作他时融合的各种恶魔,然而那些家伙现在背叛了他……因为我!”

踩着雍容雅步,“麻斗”来到正蠕动着身体,仿佛是在消化食物的红色球状物体旁。

“我是鬼王,恶的集合体,一切邪恶在我面前都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紫电之瞳将属于王者的不容忤逆刻进了织也的眼睛里。

脊背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长这么大自认为和无数危险人物打过交道,其中当然也包括他的坏朋友邑辉。然而那些人远不及眼前这个披着“都筑麻斗”外皮的男人的万分之一。

糟糕了!

胸腔里百爪挠心,身体却无能为力。在这个力量大过天的男人面前,他也好,死神们也好,都渺小的好似蝼蚁。

风,变了味道,提前加入了硝烟与血腥做调料。

“总之,他想知道的真相我已经告诉他了,权当是我在进食前对食物的一点善意的施舍。”

嘴角噙笑,“麻斗”一边说一边将手插进吞噬了邑辉的血红怪物的身体里。

霎时间,天昏地暗,风起云涌。

在人类面前把他们的朋友当美餐来享用,没有比这更令人感到愉快的了。

眼睁睁看着裹住邑辉的怪物在逐渐缩小,织也愤恨地握紧拳头。

你可别死啊,邑辉!!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