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20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20、

混沌的灵魂迷失在混沌的世界中,在深深沉眠的水底做着美好却虚假的梦……

 

嘈杂的说话声刺破打盹的神智,麻斗睁开惺忪睡眼,眼前是一派祥和的阎魔厅召唤课办公室。

“麻斗,你又睡了好久,果然是太累了吧!”

密端起一杯冒着热腾腾白气的咖啡来到麻斗身前。

“来,麻斗,你最爱喝的黑咖啡,提提神吧!”

“啊……哦,3Q呐!”

麻斗笑着接过咖啡杯,倒映在紫电之瞳中的漆黑液体好像浓得化不开的深夜。

啊咧?

胸口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挖空了,一股难以填满的空洞感令他感到不适。

我是怎么了?

麻斗晃晃头,将黑咖啡一饮而尽。苦涩的味道刺激味蕾,他用力撇嘴,像出汗的狗狗那样伸出舌头。

这咖啡好苦啊!为什么他会喜欢喝这么苦的东西?

“我说密,我真的最爱喝这种黑咖啡吗?”

“当然啦!麻斗不是常说,男子汉就该喝不加糖和牛奶的黑咖啡嘛!”

翡翠色的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密笑着把一叠文件递给他。

“这是关东地区的事件,麻斗负责的。”

“关东?”

不明所以地挠挠脸颊,麻斗总觉得关东地区好像不是他熟悉的区域呢!

“麻斗是不是睡迷糊了,怎么看起来呆呆的。”

刚走进办公室的巽推着眼镜说道。

“不许这么说麻斗,麻斗可是阎魔厅的精英!”

密扯着脖子朝巽大吼。

精英?我吗?

扭头看看密又看看巽,麻斗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莫名其妙地感觉召唤课陌生的让他不敢认了。

“知道了知道了,整个阎魔厅的人都晓得你最崇拜麻斗。”

巽无奈地耸耸肩,向他伸出手。

“给,麻斗,这是这次的伙食费。”

从巽手中接过一厚摞沉甸甸的钞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些……都是给我的?”

“是啊!一共十万元……身为阎魔厅最大方的秘书我当然不会对麻斗吝啬了。”

“啊……是这样啊……”

头上和身后一下子长出了小狗耳朵和尾巴,麻斗心中腾起的疑惑最终在金钱的诱惑中渐渐灰飞烟灭。脸上乐开了花,他将钱揣进腰包,兴致勃勃地离开了一如既往的召唤课。

 

此时的东京正徜徉在春意盎然的海洋中。

暮春三月,上野公园两旁的樱树含苞待放。

麻斗走在公园里,恬静的风将他的发丝吹得有点乱。

摸了摸被钱塞得鼓鼓的风衣口袋,他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有这么多钱,可以买好多好多东西了!

买好多好多的……欸?

脚步迟疑不决地停了下来,麻斗仰起头,繁茂的樱花树为碧蓝的穹窿绣上了大团大团的粉红。

“我……想买什么来着?”

喃喃自语,他隐约记得自己平时最想要零花钱来买某种最喜欢吃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却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

“咿啊啊!谁来!谁来帮帮我!”

女人的叫声自左手边响起,麻斗迅速转身循声跑去。

“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面前是一个年轻的妈妈,怀里搂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我女儿,我女儿突然晕倒了!”

看着小女孩的脸色愈发惨白,麻斗心急如焚。

“医生……哪里有医生!”

“发生什么事了?”

沉稳性感的男中音拨动耳膜,麻斗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

像有头野兽在胸腔里奔突、咆哮,掀起一阵悸动。

这个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哪里?哪里……

战战兢兢地扭过头,水晶般璀璨的紫瞳中雪白一片。

这是个白如天使的男人,白得一尘不染。

呼吸变得困难,麻斗在看到男人的瞬间产生了强烈的心跳加速。这种过于鲜明的感觉,鲜明得令他害怕。

男人也在看他,用那对泛着金属光泽的眼瞳。

“我叫邑辉一贵,是东京某医院的外科医生。”

“啊,我叫都筑麻斗……”

伸手和男人白皙的手握在一起,和想象中不同,男人的手竟然是温暖的。

为什么他会觉得温暖的触感是不对的呢?人类的手比死神的手更暖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可是……

这个名叫邑辉的男人却不该是这样的。

他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简直就像和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握过手一样。

好奇怪……今天的我好奇怪啊……

 

血在流,从巽空荡荡的左胸里,里面的心脏已经不知去向。

血在流,从密纤细的颈项里,上面的头颅已经和脖子分了家。

血在流,从俱生神只剩半边的的身体里,另一半身体悲惨地躺在冰冷的月光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君临天地。

吸收了恶魔和死神的力量,此时此刻的鬼王即将站上力量的最顶峰!

亲眼目睹血淋淋的杀人现场,织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你真是个疯子!”

鬼王但笑不语,扬起浑浊的紫瞳凝望天空。

“阎魔王!到了该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咔嚓!

一道惊雷落下,天地裂成两半。

于刺眼金光之中,一个男人徐徐地走了出来。

“终于登场了么,我还以为你在等我杀到阎魔厅呢!”

看着自己昔日的部下愈发玉树临风,鬼王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鬼王……”

阎魔王神色凝重,明明长了一张年纪轻轻的脸浑身上下却散发出老成持重的气息,和鬼王的张扬形成鲜明反差。

“你到底还是把麻斗关起来了……”

“关起来?”

鬼王微笑,用宽阔的掌心贴上自己毫无体温的胸口。

“我只是把他送到他想要的世界中去了……接下来是我们两个人叙旧的时间,阎魔王!”

 

落日余晖,将上野公园涂成了一幅暖色调的水彩画。

傍晚的风,凉丝丝的,温柔地钻进了漂亮的紫眸中,带来一阵意外的酸涩。

“今天真是谢谢你,那小女孩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麻斗微笑着向身边的男人道谢,这个男人是他今天刚刚认识的邑辉一贵医生。

“别客气,她只是贫血外加有点中暑而已。”

“是啊,看她恢复的那么快,人类的生命力果然很强呢!”

“都筑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也觉得人类是很坚强的生物,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能重新站起来。”

“啊……嗯……”

人类的生命力很顽强,至今为止这个结论在他心中不曾动摇过,然而,怎么回事呢?相同的话从这个邑辉医生的口中说出来,就让他感到说不出的违和。

一阵强风吹来,头顶上的樱花树枝摇曳,发出细碎的低吟。

“人类其实是一种非常脆弱的生物……不管医学再怎么进步,人都难逃一死……”

恍惚间,脑海中猛地掠过这句话,如呼啸而过的马车。

心脏扑通一下!麻斗下意识地用双手按住太阳穴,紫瞳紧闭。

“都筑先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身旁的邑辉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

“没、我没事……”

“不管是医学还是医生都有一定的能力极限……难道你不想要吗?完美的肉体……”

又来了,这个声音……

脑子很乱,好像有一块完整的拼图被打得七零八落,他找不到拼图的起点,也找不到终点。

有些东西,变得无法还原。

“都筑先生,放松点,不用硬逼自己去想……”

邑辉的声音在耳畔盘旋,好像充满魔力的咒语渐渐驱散了脑子里不规整的记忆。

缓缓睁开眼,麻斗深吸气,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一觉醒来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定是错觉啦!走吧,我请你去喝一杯好了。”

“……嗯……”

从长椅上站起来,他将视线放远,天边挂着渐渐褪色的夕阳,那股颓败的美,美得就像幻觉一样。

“都筑先生,你想喝什么?”

和自己肩并肩在公园里闲庭信步的邑辉问道。

“草莓帕菲!”

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说完麻斗自己不由得愣住了。

他应该讨厌甜食才对啊!连咖啡喝的都是一点糖不加的黑咖啡,又怎么会想吃甜腻的草莓帕菲?

疑云笼罩心头,他下意识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巽给他的金额大到夸张的伙食费。

“不必要的经费一概不受理,伙食费请控制在每天三千日元以内。”

巽的声音,和中午大方地给他钱时的巽一模一样的声音,但是有哪里不一样。

阎魔厅最大方的秘书?巽么?

还有密,密会夸奖他是精英?会崇拜他?

为什么他有这样的认知却没有这样的实感与记忆,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今天的巽和以前的巽……

今天的密和以前的密……

今天的召唤课和以前的召唤课……

今天的邑辉和……以前的邑辉?

紫瞳倏然睁大,刚刚走到上野公园出口处的麻斗停下脚步,扭头,神圣的雪白在视野中降临。

“邑辉先生,我和你……不是第一次见吧?”

 

冷!

介于生死之间的夹缝,很冷!

名为邑辉一贵的人形在无止境的黑暗中沉了下去。

赤裸着身体,赤裸着灵魂。

这就是死……

邑辉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或许连眼睛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冷!

死人的身体是冰冷的,就算他不是医生这点常识也是懂的,然而活着时的他身体也是冰冷的,和死人一样。

自己搞不好根本就不曾活过?

思绪开始混乱了……

一座气势恢宏的尖顶教堂突然出现在眼前,这是长崎、他和麻斗初次邂逅的地方。他绑架了密,引麻斗出来陪他约会,却被华丽地无视了……

接下来是QUEENCAMELLIA号,在那里,他错过了和麻斗的初夜,还把麻斗惹的很生气……

之后是京都,他故意把麻斗压在身下,揭开了麻斗的伤疤,还妄想夺取那具不老不死的身体,结果险些自食恶果……

然后是北海道,他想利用第二次的生命试图解读自我,和麻斗一起见到了始作俑者之一的藤堂千秋……

再然后是出云,他没能把三神器之一的天丛云剑弄到手,还把麻斗一个人丢在了那里……

后来是熊本,他和麻斗独处一室,眼看着就要进入滚床单的关键阶段,却被阎魔厅的秘书生生打断……

最后是人偶馆,他在那里,很认真地向麻斗告白了……

过往种种历历在目,在黑暗中不断下坠的邑辉嘴角翘起惨淡的笑容。

这就是……走马灯么……

意识模糊却仍在不停地思考,就像断不了电的机器,始终不知疲惫地在运作。

然而,自己究竟在思考什么呢?

明明什么都不期待,就不会受伤害,但他还是忍不住,忍不住去期待被他厌恶的人类能施舍点感情给他——

爱……其实他一直都想要啊!

可惜,太迟了,已经死掉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死亡意味着杀戮、痛苦、忏悔、改变……一切的一切都归于虚无。

结果他还是没能改写自己的命运,以及麻斗的命运。

麻斗……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还活着,抑或是和他一样已经死了?

死……死……

不……

不要……

他不要……

他不要麻斗死亡,也不要自己死亡……

即便没有任何人爱他,却依然无法剥夺他去爱别人的权力。

更何况他答应过自己最亲近的好友绝不会死,也答应自己最爱的人要守护他……

不能食言!

不能放弃!

灵魂始终在下坠,从上至下,从下至上,在这个一无所有,连时间都被忽略不计的夹缝中。

突然,一道光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亮了起来。

看到了!

他看到麻斗在召唤课办公室里醒来,看到麻斗和巽、密交谈,还看到麻斗在即将进入赏樱季节的上野公园邂逅了他自己。

假的!

那些都是假的!是鬼王为麻斗编织的虚幻的梦境。

不可以!麻斗不能活在那个梦里!

即便梦境再美好,梦终归只是梦,而做梦的人,迟早有一天会醒来,如果醒不过来,那就等于从现实世界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虽然力量在离自己远去,但邑辉仍然坚信,还能思考的自己还有挽救的可能性。

麻斗需要他!

而他,也需要麻斗!

凭着感觉闭上眼,他轻轻张开嘴,无声地呼唤了那个名字——

 

天色渐暗,梦幻的夕阳一点点被蟹青色的夜晚取代。

静谧的公园里突然起了风。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今天不是才刚认识吗?”

从邑辉真诚的脸上麻斗看不出任何破绽。

果然还是我想多了吧……

露出一抹抱歉的微笑,他轻轻拍了拍邑辉的肩膀。

“说的也是呢,是我犯迷糊了……走吧,咱们去喝酒。”

“麻斗!”

迈出脚步的刹那,一个声音贯穿脑膜,麻斗霍然转身,紫电之瞳将笔直的视线射入云霄。

在那变幻莫测的云层深处,有谁在叫我?有谁……

胸腔里一阵心慌,慌得他猝不及防。

“麻斗……不要放弃……看清楚……你在哪里?你是谁……我是谁?”

我是谁?你是谁?

“都筑先生,你怎么了?”

身边的邑辉在说话,然而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整个身心都在不由自主地寻觅用心声跟他交流的男人。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

头很疼!很疼!

“麻斗……你绝对不可能忘记我……相信你自己……你能想起来!”

鼓励的话语源源不断地为生锈的记忆碎片提供力量,原本迟钝的拼图开始在大脑中飞速移动,像一块块锐利的铁片划割着麻斗脆弱的神经。

他想不起来!但,他想想起来!

“好美……你的眼睛就像镶嵌了紫水晶一般。”

“美丽的头发和身体……是你使我的欲望越来越多,越来越疯狂……”

“下次,我会拿一百万多红玫瑰来跟你见面。”

“嗯?麻斗,你手表戴右手腕?你是左撇子吗?还是因为手腕的伤?”

“逃不掉的,因为你和我一样,是暗之末裔!”

“你知道么?我曾经……非常非常讨厌你。”

“你是杀人凶手……我也是,我们两个是一样的,所以……你不是一个人,有我在。”

“麻斗,我对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心的,你不用怀疑。”

“我喜欢你。”

唰唰唰……

破碎的拼图一块块组合完整,虚假的幻影终究战胜不了真实在一个人心目中的地位。那些亲身经历过的切切实实的回忆,和硬塞进脑子里的信息永远不可能画上等号。

紫瞳中的迷惘被灵魂所孕育的新鲜阳光照亮,到此为止,麻斗终于明白今天一整天的违和感来自何处?

想起来了,他想起来了,全部,以及那个男人的名字——

“邑辉……”


评论
热度 ( 9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