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三十一(完)

三十一

“呵呵!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就是光复大周!”

尾音落下的同时,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冲向张良与颜路,少羽和石兰干脆被吹飞起来。

这力量,是从天明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东皇太一!你所说的三界之门该不会就是……”

双眸死死咬住天明,天明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

“呜啊……啊啊啊啊……”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门,应该就是在天明的身上,不、准确说来应该是以天明的身体为媒介,迫使三界之门打开。

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天明?

“你好像还有疑问?是关于这个小鬼的么?”

看穿了张良的心思,东皇太一说:“这个小鬼是荆轲的后人,曾经被嬴政的天问剑所伤,不过他本人的那段记忆已经...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三十

三十 

“看来……那些不怕死的小老鼠们又来了。”

大司命扬起血红的手,悠然地说道。

紧接着,东皇太一冲她和少司命使了个眼色,两人眨眼间消失不见。

“是墨家那群叛逆分子吧?”

嬴政一边说脸色沉了几分。

“陛下,微臣也去捉拿这帮叛逆分子。”

说完,李斯也退了下去。

“陛下请放心,三界之门一定会向陛下敞开的,我保证!”

“有东皇大人这句话,朕就放心了。”

就在嬴政与东皇太一各怀鬼胎在扶桑树前对谈之际,蜃楼上,迎来了“不速之客”——

“看招!”

高高抡起的雷神锤砸向守护蜃楼的两个守卫,大铁锤一马当先冲了过去,身边还有身形同样高大威武的机关无双。

敌人来袭,蜃楼上的守...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九

二十九

话音刚落,凭空浮现在眼前的,是天明的“熟人”——

将高月抓到蜃楼上的阴阳家右护法:月神。

“月神大人?”

没料到月神会突然出现,刚迈出两步的星魂停下脚步侧身。

视野中的月神,没有理睬他,而是缓步来到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天明旁边。

被半透明的纱遮挡的一双眼,正在注视自己,天明不知怎么,有种全身爬满了虫子的错觉。

好可怕……

情不自禁摇头,摇头的同时还向后蹭着碎步。

“天明!”

听到张良、颜路的呼喊,天明扭头。

当——

就在这时,后脖颈猛地遭到重击,意识就这样搁浅了。

摇摇欲坠的身体在倒在地上的瞬间,不可思议地飘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中,漂浮在月神的身前。

“这个傻头傻...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八

二十八

“二师兄!”

将凌虚剑一横挡住颜路的攻击,每当颜路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攻击自己时,张良都会看到颜路十分痛苦的表情。

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可是……

张良第一次感到进退维谷。

若是他下杀手打上颜路,无法战斗的颜路应该就能摆脱星魂的控制才对,然而,他下不了手。

一想到要用他的剑沾上颜路——自己最爱的二师兄的血,他就怎样都无法跃过这道坎。

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倒星魂。

可星魂操纵颜路做挡箭牌,他无论如何面对的敌人都是颜路,只觉束手束脚。

怎么办……怎么办……

额头渗出了汗珠,张良千算万算却独独漏算了颜路会变成自己的敌人这一点。

扭头再看少羽,以一人之力与阴阳家的大司命和...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七

二十七

简单吃了口晚饭,颜路、张良、少羽三人即刻启程。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星魂的身后有他们在追踪,而他们的身后也有人在追踪——

那个人就是走的险些迷了路的天明。

“啊……真是累死我了……三师公他们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女娲庙里。

一身锦缎蓝衣的少年,打破了此处积压多年的肃静。

这个人就是阴阳家的左护法——星魂。

一双无论何时看都仿佛凝结着恶意的双眸,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整座女娲庙。

淡粉色的唇,缓缓上扬,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星光璀璨的长廊映在被面具稍稍遮挡的眼瞳里,东皇太一永远都如同一座雕塑,静的出奇。

半晌,低沉磁性...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六

二十六

“呵……”

忍不住笑出声,颜路见张良笑得不太正经的样子,心中犯疑。

按理来说,纵横家一纵一横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外界传言盖聂与卫庄的关系也是相当恶劣,一见面就是生死相搏,可为什么……

困惑的目光先是看着盖聂,而后落到卫庄身上,最后又回到盖聂这里。

颜路真的有点不懂了。

这夜深人静的,卫庄不呆在自己那里,反而跑到盖聂的房间来,究竟所为何事?

再看放在木桌上的酒瓶和两只酒杯,在颜路的脑海中擅自勾勒出盖聂与卫庄正在把酒畅谈的画面。

似乎他和子房才是真正的不速之客。

那么也就是说……白天的时候盖聂和卫庄是有意无意地给人营造出了一种两人交恶的气氛,而实际上,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五

二十五

难道……

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张良稍稍低头看着天明和少羽,问:“天明、少羽,你们两个在蜃楼上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或者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天明捡到那个零件之外……”

“嗯……不记得了。”

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天明与其说是不记得,不如说蜃楼上的东西都很奇特,他也不知道他的三师公指的到底是什么。

“三师公,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和稀里糊涂的天明不同,少羽洞察出张良一定知道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于是发问,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住张良。

“天机不可泄露……”

双唇勾起一道神秘的浅笑,张良一只手背到身后,抬起头望天。

七宿、苍龙……

毋庸置疑指的就是苍龙七宿的秘密,考...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四

二十四

点缀着长睫毛的眼帘抬起,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眸子。

张良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熟悉的房间,以及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睡的怎么样?”

“嗯……很香。”

揉揉眼睛,他朝正端着水送到他嘴边来的颜路微笑。

“你最近是累坏了吧?起的都比天明还要晚了。”

双眸温柔地注视着喝水的张良,颜路调侃道。

“是因为二师兄你在的关系吧?我才能睡这么熟……”

将碗递给颜路,张良如此作答。

他说的是实话。

昨夜由于已经很晚了,他就让颜路直接睡在了他的房间里。

和自己的二师兄同床共枕,这似乎是从小到大第一次。

不过倒是出乎意料没有太过紧张,反而睡的很香甜,一觉到天亮。

自从蜃楼建...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三

二十三

“咦?这是什么啊?”

终于将黑盒子打开,天明紧张兮兮地从中取出了一样东西——

卷轴。

青色的卷轴,上面绣着意义不明的图案。

“这……就是韩非藏起来的东西么……”

眯起双眸,荀子捋着花白的胡须呢喃道。

“三师公……这玩意到底是干嘛的?”

拿着卷轴上上下下看了一通,天明挠挠头,一头雾水。

“来,给我……”

向天明伸出手,张良接过卷轴。

这卷轴看似平淡无奇,还不如从秦兵那里截获的黑龙卷轴华丽,但张良却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一件事——

颜色。

这卷轴是青蓝色的。

“苍龙……”

嘀咕着这个词语,他缓缓扯开卷轴,与此同时,颜路也靠到他身边来一起看。

“这是……”

“是图...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二

二十二

“颜路先生,张良先生,你们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吧!”

丁掌柜可是好久没见到颜路和张良了,扯着嗓子兴高采烈地嚷嚷道。

收回胶着在一起的目光,颜路与张良一前一后进入前厅。

“怎么样子房?东西拿到了吗?”

不喜欢闲话家常,卫庄一开口就是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实际上,墨家众人和流沙之所以在这里齐聚一堂,就是为了等待张良带回韩非藏在小圣贤庄藏书阁里的东西。

“东西就在这里……”

张良说着摊开手,指向颜路,众人的目光立即齐刷刷落到了颜路手捧的黑色盒子上——

四四方方的长方体,木制,表面雕刻着明黄色的花纹,做工精巧。

“韩非藏起来的东西……就是这么个破盒子?”

指着黑盒子,大铁锤...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