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

二、

对面,沐浴在颜路充满兴趣的目光之中,张良不慌不忙地解释:“先前的骑术比试,二师兄明明有和大师兄一争高下的技艺,却故意不动声色地放慢速度让几名师弟超过去……”

“这……”

闻言,颜路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想辩解却又无从开口。

他自认为自己至今为止掩饰的很出色,没想到竟然被张良识破了。

“不仅仅是骑术比试,其他考试二师兄也从未名列前茅,然而却能脱口而出《论语·述而》中的句子,由此可见,二师兄果然是藏得很深啊!”

双唇动了动,颜路想找出哪怕半句足以驳斥张良的话,结果无疾而终。对面的张良,嘴角噙着自信满满的笑容,这种看穿一切的洞察力,才是真叫人害怕呢!

苦笑着轻轻摇头,颜路说:“是子房你想多了。”

“哦?是吗?”

扬起手抵着形状优美的唇,张良思考片刻。

“嗯……那我应该去问问伏念大师兄是怎么看的……”

“别……”

脱口而出这个字,颜路向前伸出的手即将触碰到张良的衣襟。对面的张良,俊美的脸上挂着看热闹似的表情。

“唉!你啊……到底想干什么?”

叹一口气,颜路有种莫名其妙被师弟威胁的错觉。实际上,张良说的不错,他的确是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为的就是不和伏念大师兄一争高下。原本他就不是争强好胜的类型,倘若处处直逼伏念必然会被拿来做比较,搞不好还会伤了师兄弟之间的感情。因此,一直以来他都韬光养晦,连掌门师尊都没能发觉,为何偏偏败在了一个少年的洞察力之下。

一双明眸观察着陷入思考的颜路,张良轻挑的唇角加大了上扬的弧度。

他其实并不想令颜路为难,不过又有点想看到颜路为难时的模样。

在来到小圣贤庄之前,这里的一切他早就听忘年之交的韩非巨细靡遗地讲过。当时韩非只着重强调了两个人的名字:伏念——必成大器,颜路——深藏不露。

今日有幸,他同时见到了这两个人,虽然只是远远望着,但他还是注意到了,那个名叫颜路的弟子。

只是通过一场骑术比试,便证实了韩非所言不虚。而且这个人还替他说过话,光是冲这一点,他也有必要好好向对方道谢。

对于感兴趣的人,张良总会想先欺负一下。

“其实……子房不过是想跟二师兄道个谢。”

“道谢?”

颜路一头雾水,完全不记得自己有帮过张良什么忙。

“是啊,因为二师兄不是为了子房的事而训斥了师弟嘛!”

“原来如此……”

闻言,颜路挤出一抹苦笑,看向张良的眼神里揉进了一丝难以形容的情绪。

“这么说的话,你道谢的方式还真特别啊!”

“若是惹二师兄不高兴了,子房道歉。”

深深鞠了一躬,张良道歉的诚意是货真价实的,而颜路自然也看得出来。

“咳!”

清了一下嗓子,颜路故作严肃。方才被新来的师弟抓住了软肋,此时自然要找回身为儒家二师兄的威严来。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罚你去到小圣贤庄门口把有间客栈送来的午饭拿过来好了。”

“是,子房遵命。”

欠了欠身,张良转身向前走了两步,发现颜路居然跟了上来,与他并肩而行。

“二师兄这是……”

既然把跑腿的差事交给了他,他不明白颜路为何还要同行。

“我只说让你去取食盒,并未说我不陪你一起去。”

“言之有理。”

倾斜视线瞥着颜路平静的侧脸,张良对这位二师兄的兴趣与好感度宛如头顶上暖洋洋的太阳,一点点升了起来。

“对了,听说这个时节,有间客栈的丁掌柜会做很好吃的桂花糕,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尝得到。”

“桂花糕是专门为荀师叔做的,普通弟子很难吃到。”

“是这样的吗?”

听到颜路的解释,张良脸上先是露出失望的神色,旋即又恢复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多了几分狡黠。

“说起来,最先接触食盒的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呢!”

“子房!”

扭头看向张良,颜路的目光掺杂了几分责备,可内心又忍不住觉得张良的反应有点可爱。

这个人,该说是不拘礼数呢还是鬼点子太多呢!

对颜路来说,张良就像一道复杂的谜题,纵使他有再高的智力也非朝夕便能解开的。

另一边,对于颜路的斥责张良笑而不语,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小圣贤庄气派的大门口,提着食盒的丁掌柜已经等在那里了。

“颜路先生。”

“丁掌柜。”

颜路和丁掌柜互相打了声招呼。

“咦?这位也是儒家弟子?很面生啊!”

“在下张良。”

双手叠在一起向丁掌柜拱拱手,此时此刻的张良,谦恭儒雅,活脱脱就是一个儒家弟子的典范,完全不像在颜路面前那么放肆。

“哦,张良先生……”

丁掌柜也礼貌地抱拳,随后笑嘻嘻地挠着后脑勺,夸奖道:“哎呀,这位新弟子长的真是太帅啦!”

下意识看向张良,颜路在心中默默地对丁掌柜的赞美表示了一下认同。

果然不仅仅是他自己,丁掌柜也认为张良很漂亮。

煦暖的风温柔地抚摸着张良乌黑的刘海与飘洒的衣袂,颜路看着看着有种难以自拔的感觉。

彼此寒暄几句,丁掌柜没有久留,很快就回去了,颜路和张良则按原路返回。

一路弥漫着幽幽的桂花香,两人脸上都笑意盈盈。

说是罚张良来跑腿,可实际上提着食盒的那个人,却是颜路。

“真不愧是丁掌柜的拿手菜,桂花糕香气四溢啊!”

一边走,张良一边赞美道。

“那明明是桂花的香气……”

颜路知道张良是想吃食盒里的桂花糕才故意这么说的。

瞥了颜路一眼,张良面带微笑没有反驳,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了半晌,儒家赫赫有名的荀子的住处,近在眼前。

那个时候,荀子还没有在竹林间的小屋里隐居,平时的饮食都是由弟子们负责,绝大多数时候,是由颜路负责送饭。

娴雅别致的房门口前,颜路停下脚步,放下食盒,转身看着对面的张良。

像风一样飘洒脱俗,又像水一般清澈淡雅,拥有如此俊美外貌的这位儒家师弟,骨子里却隐藏着不折不扣的叛逆,颜路有种预感,自己以后恐怕要被这个子房吃的死死的。

摇摇头,他弯下腰打开食盒。

甜甜的香气,飘了出来,诱惑着某个人的味蕾。

在食盒的第三层上,静静地摆着五块呈淡黄色精致软糯的方形甜点,那正是出自丁掌柜之手的桂花糕。

抿起双唇,颜路伸手将最上面的一块拿了起来,递到了张良面前。

“二师兄……?”

点缀着长睫毛的眼睛睁大了,张良吃惊地看着颜路。

颜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语不发地等待张良接过他手中的桂花糕。

“就算二师兄不这样贿赂我,我也不会把你隐藏实力的事告诉伏念大师兄的。”

没有伸出手,张良以半开玩笑的语调如此说道。

“你以为我是为了那件事?”

“不是吗?”

“不是……”

颜路否定的十分干脆,张良再一次露出惊讶的神色。

“……既然是这样,那子房就多谢二师兄喽!”

这次,张良接过了颜路手上的那块桂花糕。修长白皙的食指和拇指,在掠过颜路双眸时也同样轻轻擦过了颜路的心。

低下头,颜路收拾好食盒,准备给荀子送饭。

“二师兄,请等一下。”

闻声扭头,颜路看到张良将那块桂花糕一分为二,并将其中一半送到了他的唇边。

“你这是……”

“这样我们就是共犯了。”

没想到张良会做出如此举动,颜路愣在原地不知是否该张开口。

桂花糕的甜味在鼻尖周围萦绕,视野前方,是笑吟吟的张良,明明文雅似书生,可由内而外溢出的强硬气势,仿佛在说他若是不吃自己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位师弟,还真是有趣……

被张良盯的浑身紧张,颜路最终缴械投降。双唇张大了一些,他叼住了半块桂花糕,与此同时,张良收回手,也吃掉了自己的那半块。

“好甜啊……”

“嗯,是很甜……”

回味着桂花糕在口腔中融化的甜腻,颜路嘴角噙笑。

扑通、扑通……

胸腔里有什么力量在鼓动,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如此奇妙的感觉,仿佛甜的不仅是舌尖,还有内心。

这究竟是桂花糕的原因还是……

疑惑的目光落到了舔着嘴唇吃的意犹未尽的张良身上,正午的太阳光洒在那件雪白的长衫上为张良周身镶嵌了一圈柔和的金边。

和自己不同,张良是耀眼的存在。颜路隐约觉得,这位师弟的出现将会打破儒家一直以来虚伪的安宁。

“二师兄,你进去送饭吧,我在外面等你。”

“嗯……”

转身朝向荀子的房门走去,颜路感到自己的后背被张良的目光捂暖了。

今日的小圣贤庄一如既往在鸟语花香中自我陶醉,然而今日的颜路却看到了波澜不惊的生活中一抹与众不同的色彩。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209393)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